LuYC

2021年5月3日 星期一

小艾上學了、也第一次認真看牙,我能給你的不是似錦前程

作者:盧育成 兒童牙醫




嘿,小艾,你好嗎?

今天是你第一次天去學校,離別時看得出來你有很多的不捨,不過人生總是要面臨許多別離,有捨才有得,希望你能因此得到更多不同的體驗。

我無法保證你將來之路一定會順遂。
我無法為你一一拔去路上之刺。
我能給你的,只有手上的小刀。

你可以把那些刺給一個一個拔掉,你可以把有刺的藤蔓給砍掉,你也可以選走向沒有刺、或是刺比較少的那條路。

或者是,為了前方你很有興趣的風景,咬著牙,被多刺個幾下又何妨?

你會怎麼選擇呢?


破掉的馬克杯





早上和你說掰掰時,其實是你今天第二次說掰掰了,對吧?

因為你已經先跟馬克杯說了掰掰。

你早上自己要倒牛奶時,新給你的馬克杯你不小心打破了,但你也默默的把他收拾好了,直到我們起床找不到那隻馬克杯時你才輕描淡寫的說它破了。

你自己清理得很好,我想再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碎片沒撿到,結果竟然找不到其他碎片,我們很開心你有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


上學的離別與期待





身邊有好多人都在驚訝跟恭喜說,你要去上學了,會不會開心?期待?

對你來說你會不會覺得很煩呢?或者你會好奇,上學到底是什麼東西?

第一天的離別,你扁了扁嘴,跟爸爸媽媽抱了一下之後,就乖乖跟老師到學校。

你還跟老師說「我真的很愛我的爸爸媽媽」而哭了一下。

老師抱了抱你,說中午吃完飯爸爸媽媽就會來接你了,你才把眼淚收了起來。

中午過後,媽媽記錯了時間,晚到了十幾分鐘,接到你之後,你馬上跑來抱住媽媽。

老師和我們說你吃完飯之後,就很期待回家,看到別的同學在鋪棉被要睡覺非常的緊張,害怕我們不會來接你回去,把回家的包包背好,安全帶扣好,準備隨時要走。

我們雖然晚到,但沒有缺席。

陪你開始,也陪你離開上學的第一天。

老師和我們提醒,小孩在度過了一開始的探索期失去了新鮮感之後,可能會開始吵著不要來上學。

「就請爸爸媽媽堅定地帶他來上學吧」老師這樣跟我們說。

沒問題的,這是我每天跟許多家長會說的事情。

有些小孩在看了幾次牙之後就開始吵著不要來看牙。

關鍵也是在爸爸媽媽身上,只要爸爸媽媽願意帶來,我們就有辦法幫小孩看牙。

這次,輪到我們發揮關鍵影響力了。



第一次的工具介紹 TSD





今天也是你第一次接受牙科的 Tell-show-do 工具介紹,認識了爸爸平時的吃飯工具,那些對許多小孩、甚至大人是毒蛇猛獸的東西,對你來說就跟平時刷牙一樣沒太多的不同。

雖然你用吸管時只想吸一下下,雖然你照手電筒一開始眼睛閉得很用力,但當你發現也沒什麼的時候,你還是順利的完成了工具介紹、照 X 光、和例行性的塗氟。

媽媽讓你在遊戲室玩了半小時,而我除了要給你貼紙之外,我還要給你一個...

好寶寶印章(伸拇指)!


鑰匙就交給你了


我最近才看過世界上有純粹的惡意,還有包裝成善意的惡意,甚至自以為善意但引導出惡意的影響力,他們總說著自己沒有意見,「但是」會有其他人不認同你,所以你不要這麼做吧,他要你一輩子為著你的小鼻子小眼睛「保護自己」,因為世界就是認為這樣是不好看的。

有人叫你永遠不要為自己的小鼻子小眼睛感到滿意,他們話語中透漏的意思是要不你就去整形吧,要不你就永遠把它遮起來吧。

「你們不會認同,但這是世界的真實。」

他們不相信會有人能為自己的天性有自信,他們認為對這些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輩子把他藏起來。

小艾你會怎麼想呢?我也不知道。

我能告訴你的只有,爸爸我會選擇不一樣的路。

那些「好心人士」,就讓他們慢慢地去擔憂吧。

他們不知道要怎麼樣去跟別人說、甚至他們的朋友就是那些不認同的人們。

對他們來說,是朋友重要還是這群人重要呢?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我該在乎誰的想法。我想讓誰開心。

爸爸認識的一個朋友曾經跟我說,世界上,討厭你的人會比喜歡你的人更多,不知道你是誰的會比討厭你的人更更多。

要糾結這麼多人太辛苦了,還是去關心愛你的人就好了。

小艾你會怎麼選呢?我也不知道,但沒有關係。

決定權在你手上了。

祝你新的生活、新的里程碑快樂、順遂,自由。

海的另一邊,也許有很多敵人,但也有無限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