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

靈魂急轉彎:也許不同路,但我還是很快樂

作者:盧育成 兒童牙醫




「如果今天你就會離開人世,你會不會有什麼遺憾或掛念?」

看完《靈魂急轉彎》,我老婆問道。

「嗯...我覺得我已經過得很幸福了,其實我沒有什麼遺憾。

掛念嘛...還是小艾吧?

生命中少了一個爸爸,生活應該還是會遇到一些挫折。

我老婆可以靠自己活得很好,要好好養大養好小艾,雖然辛苦一點,但應該也還是沒什麼問題。」

「我相信我老婆可以的。」

(有不少動畫電影《靈魂急轉彎》的劇情洩漏,請自行斟酌)


我很高興我有來和你們一起

| 你知道你錯過了什麼嗎?
最近有個演講邀約,我本來還在擔心準備不完,老婆也非常貼心的說要帶小孩找朋友一家去玩,如果我太忙,可以她自己帶小艾去就好。

我本來想說太好了,可以好好準備一下演講。

但後來想想,可以的話,我希望盡可能地在老婆和小艾的生命中出席。

如果好好工作是為了能給家人更好的生活,那為什麼要犧牲和家人的生活來換取好好工作呢?




在《靈魂急轉彎》裡面,主角 Joe 盼了大半輩子等待一個演出機會,卻在機會來臨之前突然離世,留下一生的遺憾。

現實不會有同樣的情形嗎?

兩個禮拜前,我跟我好友出來吃飯,其中一位好友跟我說他父親本來生活都還算順利,也都有在定期做健康檢查,結果某天血便,才發現已經大腸癌末期,住進安寧病房好一陣子。

結果昨天又再聽到朋友捎來的訊息,說我們一起吃完飯的隔天凌晨,父親就過世了。

離別的事情隨時都在發生,我們有辦法像電影裡面,知道什麼時候該放手,然後說再見嗎?

我空下一個上午的時光,牽著老婆、小艾的手,在西子灣軟軟的沙灘上,感受著海浪拍打。




不放手就只有相折磨

| 不論有多麼想說,還是請你忍住,不要說出那句「我是為你好」。
電影中另外一個讓我有感觸的是親與子的互動。

電影前半段,我們藉由詼諧的劇情了解到沒有地球通行證,Joe 是無法從 Great Before 跳到地球去,就算他抱著有通行證的小靈魂,也還是會兩個人一起回到 Great Before,雙方都是折磨。




在劇情後段,Joe 跟母親說,他要去表演時,母親本來一直堅決反對,說這樣只會重蹈 Joe 爸爸 Ray 的覆轍。

但後面媽媽看出了 Joe 的堅持,皺了幾下眉頭,就再也沒有說什麼,轉為支持的一方。

這邊的場景,沒有台詞,就只是媽媽臉上的光影轉了幾折,跟媽媽的眼神變化而已。可是卻是我覺得整部電影最讓我覺得「演得真好!」的片段之一。

如果可以提名動畫人物角逐奧斯卡獎的話我都想提名媽媽了。

「我要的不是功成名就的保證,我只是要你一句『我支持你』而已。」可能是很多子女在跟家長談志願時的心聲吧。

最後 Joe 和 22 一起享受了最後的飛行,這個世界很好心做了提醒「該道別囉」,Joe 放開了 22 的手,否則 22 可能會連同 Joe 一起被抓回去起點。

這個目送跟放手,是家長們最開心也最不捨的一個時刻吧?

「我就陪你到這裡了,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世界了。」我預先把這段台詞寫起來,期許有一天會對小艾說。


也許我會是個開心的獸醫,但我現在也很開心

| 嗨,放下過去的悔恨,好嗎?



電影裡面還有一個帥氣又手巧的理髮師,Joe 一直以為理髮應該就是他的天職、他的 spark 吧?

結果理髮師聽到這個大笑:「我的夢想是去當獸醫的耶!」

是剛好他家裡出狀況,後來沒錢讀獸醫,改讀比較便宜的理髮學校。

Joe 跟 22 聽到這裡,驚訝之餘,還為理髮師沒能達到他的夢想而感到惋惜。

結果理髮師看到他們的表情又笑得更大聲了:

「哈哈哈,如果我去當獸醫的話,也許我會是個開心的獸醫。

但誰說我現在過得不好?

我現在也是個開心的理髮師啊!」

我看到這邊很有感觸,除了這段本來就寫得很好之外,我後來才想起了為什麼我被感動的這麼深。

因為我當年考大學的目標,就是想要當獸醫

但周遭沒有一個人贊成的。

賭氣的我,在志願卡上只填兩個志願,一個是台大牙醫,一個是台大獸醫。

那時自己竟然希望自己能夠「落榜」,這樣就可以去念獸醫了,結果事與願違,竟然考上台大牙醫了。

我對牙醫沒有熱情,就學期間也不算過得很好...

直到我遇上了兒童牙醫,一個讓我能感受到 spark 的職業。

雖然我現在已經完全能坦然的面對當初的選擇

但理髮師說的那句台詞,就好像有人輕拍著我的肩膀安慰著我。

我現在是個很開心的兒童牙醫,能幫助到人,又是自己做得開心的職業。

天職、夢想、理想,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自己的想像。

也許我們會在一條路上過得很好,但不代表我們就該在其他路上愁眉苦臉的。

誰說 Spark 只能有一個?


你是你最大的拘束器

是不可以,還是你覺得不可以?



這部靈魂急轉彎的畫風特色是,人物的眼睛跟頭頂小小的,鼻子跟嘴巴非常的巨大,相當有個性的畫風。

其實光是這個就是我自己畫不出來的圖案,如果我一直追求著「頭的比例應該要上中下臉分成三等份,眼寬等於鼻寬...」這樣的確會很正確,可能也會很好看。

但不代表不符合這樣的比例就是不好看。




而在 Great before 的諮詢者 Jerry 們就更有趣了,看起來是線條,組起來應該只是一個 2d 平面,卻有著 3d 立體的結構跟性質,人可以坐在上面,可以招手、可以蓋房子,但其實只是一條線。

真的讓我有種神奇的感覺,真的要是某種不同的時空根神奇的力量才又辦法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吧?

我很佩服皮克斯利用平面動畫的特色反過來創造出神秘感。

前幾天我聽到我媽分享一個跟車商交手的經驗,對方一個「本來就是該這樣」的念頭差點卡死了這筆交易,讓千萬的訂單告吹。

生活該有唯一的意義嗎?

一個落葉、一段散步不能很美好嗎?

你上次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是什麼時候?

如果你不記得了,我推薦你看這一部《靈魂急轉彎》,也許你會找到、而且記得第一次找到 spark 的那個微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