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牙科助理以後都要考證照嗎

作者: 盧育成 兒童牙醫




最近一個影響牙醫界很大的法案是行政院通過《口腔衛生人員法》草案,而也在今年 12 月 18 號送到立法院通過一讀,詳細的草案內容可以看這邊(註),立法的重點在於是否牙科跟診助理以後必須要有口腔衛生師/士執照?

(註:草案好像一讀後有更改,不過我沒找到改過的版本,如果有人提供一讀後的版本我再更正,目前放的是行政院草案版本。)

整個牙醫界沸沸揚揚的,牙醫師擔心請不到牙科助理,牙科助理擔心以後是不是考照考不上就沒工作,口腔衛生系的學生/畢業生擔心以後自己是不是就被定位在牙助而忘了自己的專業所長,民眾擔心以後看牙會不會更困難或更貴...

在預計 12 月 29 號就要預計繼續通過二、三讀(註)的前夕,12 月 28 號全台牙醫師公會聯合會(簡稱全聯會)理事長謝尚廷在高雄有對牙醫師及相關人員辦一場說明會,跟大家解釋修法的初衷跟解釋疑慮,當天林子盟醫師有現場直播,可以參照他的這篇文章

(註:後來該法案被拉下政黨協商,目前並沒通過二三讀)

以下是我聽完說明會得到的資訊,主要在回答的是全聯會謝理事長,南部辦公室主任劉經文醫師,全聯會常務理事李文勝醫師,以下就以謝、劉、李來簡稱三人,其他還有一些長官前輩也有到場,就不一一注記了。如果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會註記所以以下發言不代表本人立場。

分享本文給關心這法案的同行、牙科夥伴、以及關心的民眾們。說明會也開蠻長的,所以可以先看次標題,挑想看的部分觀看即可,最下面也有結論。


為什麼要修法


謝理事長說,因為目前牙科助理沒有相關法律規範一直有模糊地帶在,常常在醫療糾紛等狀況會被藉口攻擊而檢舉(成不成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這次修法是希望能讓牙科助理能有個適合的法案來規範,而不要一直處在模糊地帶。

而所謂的模糊地帶是什麼?就是助理到底可以做到什麼地步?這次修法就是要訂出一個明確的界線:一般輔助行為和醫療輔助行為

一般輔助行為:櫃台掛號節結帳,幫忙吸口水,整理病歷,消毒器械,清潔診間等等。

醫療輔助行為:醫師動手術(拔智齒、牙周翻瓣、植牙)的跟診行為,口腔衛教指導及諮詢等等。(鎮靜麻醉下的牙科治療跟診不知道算不算?)

目前這個界限詳細內容在哪裡,要等口腔衛生人員法(母法)通過了,才會有施行細節的訂定(子法),所以目前還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內容,不過之前已經有陸陸續續函示哪些行為是醫療行為,那些不是,或是可以去函請衛福部開釋。

(編按:而這也是目前許多牙醫師覺得爭議最大之所在,你沒有個修法後的結果你就要我支持你?)


為什麼要讓牙助跟口腔衛生師/士綁一起


當天有個問題是「為什麼要把口腔衛生師/士綁一起?因為口腔衛生人員的證照取得相對困難,這會不會排擠到現有的牙科助理而造成人力缺口?不能訂定個「牙科助理執照」之類的法案就好了嗎?口腔衛生系有他們的專業在,他們可能不只想當助理啊!」

劉醫師回答,有牽涉到「醫療」行為的,依照醫療法就必須要有證照的醫療輔助人員來執行,而且必須要有學分、考試來核發這執照,這些在驗光師是、在牙技師是,之後的口腔衛生師/士也必須是。這也是為了保障本科系的工作權益,無法直接開放。

為什麼不分開立法?因為我們沒有牙助系,所以沒法特別去設一個牙助執照。(編按:所以口腔衛生系裡面有教育怎麼當牙助嗎?)和口腔衛生師/士綁一起已經算是目前最好讓牙助們獲得「醫療輔助行為」合法性的辦法了。


口腔衛生師/士差別在哪


學歷上有差,但可以執行的業務範圍完全一樣,沒有任何差別。(以後會不會有差不知道,至少目前修法方向是完全沒差的。)

原則上口腔衛生師執照的取得會比較困難,口腔衛生士執照會較寬鬆。

根據《口腔衛生人員法》草案裡面的第十四條的所敘述的業務範圍如下:
口腔衛生人員之業務範圍如下:
一、口腔健康管理計畫之評估及訂定。
二、口腔保健指導及諮詢。
三、口腔臨床醫療輔助行為。
前項各款業務,應在牙醫師指示下行之;護理人員亦得在牙醫師指示下為之,不適用本法之規定。

考取執照會很困難嗎


謝理事長表示對於立法前已經在工作的助理,將會有一些落日條款。以實質工作經驗加上一些學分數,就可以獲得考取執照的資格。工會也會盡量灣北中南東各區在一兩年內廣為開課,盡量讓助理們兩年內取得考試資格。

立法通過後五年內會招開十次特考來讓現任牙助取得資格,目標通過率是像近年來的驗光師通過率在 90% 以上。

劉醫師也表示,之後學分要求是 18 學分,理論上一般學生一學期內就可以全部補完,之後也會陸續爭取空中大學、視訊課程等課程方便助理們上課。


口腔衛生人員可以洗牙、塗氟、溝隙封填嗎 


劉醫師回答,之前衛福部有函示過,洗牙是「醫療行為」,而不是「醫療輔助行為」,就算有牙醫師指示,口腔衛生人員還是不可以洗牙。其他塗氟、溝隙封填在執行之前也必須要有診斷(病人狀況適不適合),所以也不在口腔衛生人員執行業務範圍內。

那要口腔衛生師/士到底要幹嘛?

許多牙醫師同行認為推這法就是讓洗牙診所合法化,不過以目前立法的狀況來說非醫師洗牙還是違法的。

所以回過頭來推動這立法一部分是為了長照 2.0,長照機構需要口衛師/士去機構口腔衛教、檢查口腔,甚至附註刷牙,這部分可能平時不會有牙醫師去做,但目前口衛師/士又還沒立法,所以也還不能讓他們去做。

另一方面就是讓醫療輔助行為合法化。

註:洗牙部分有新說法,請見本文結尾註記。


口腔衛生師/士可以獨立作業嗎?


劉醫師說規定口衛師/士的要執行醫療輔助業務都是要在牙醫師的指示下執行。所以不會有只有口衛師/士在看牙的這種可能。(編按:不過這樣長照機構不就還是要牙醫師?)

現場有醫師詢問他們業務範圍包跨「口腔健康管理計畫之訂定」,會不會訂出來跟牙醫師訂定的有衝突,劉醫師認為如果真的有衝突,可以請口衛師/士具名負責,而且通常口衛師/士擬出計畫後還會再請牙醫師過目,問題不大。


對牙醫的影響


當天的謝理事長、劉醫師、李醫師等人皆表示,如果牙醫師們平時只有在執行非手術的部分,也就是不開刀(拔智齒、不開牙周手術、不植牙等等),那這個法案跟這些牙醫師,是沒有差的,這些只要一般牙助都可以合法輔助牙醫師。(編按:但有多少牙醫師是屬於完全沒接觸這些狀況的?)

而就算是有在開刀的牙醫師,將來也不需要每個助理都具備口衛師/士執照,只要在開刀時候跟診的助理有執照就好了(而且可以只具備較易取得的口衛士執照就好)。

平時的櫃台、一般補牙洗牙時的跟診助理、和負責消毒器械的助理都可以不用具有特別執照。

會不會造成請人困難?李醫師表示一般助理現在就很難請,跟本法案無關。而跟刀需要的口衛師/士助理本來就屬老手在做的,你不會請一個新助理就立刻來叫他跟刀。你可以確定這助理不錯之後再栽培他去考執照來跟刀。

(編按:所以以後跟刀助理會變得很搶手,因為缺一個人你要從無到有,從判斷他適不適合跟刀、到確定要栽培他到可以跟刀,至少要半年以上...但助理要離職不會等你半年補到人才離職,除非你能直接找到有執照的助理,不然之後...嗯...)

會不會造成助理薪水變化劉醫師表示這是市場供需問題,李醫師說牙醫師因為收入相對不錯,你喊成本提高,民眾可能只會覺得觀感不佳而不會管你。


對助理的影響


當天也有許多問題在問全聯會怎麼輔導現任助理取得工作,之前上課的學分算不算?

謝理事長和劉醫師表示,全聯會除了廣設課程,降低考試門檻、增加考試機會之外,之前的學分算不算這些細節,這個要等主管機關的決策,不是全聯會能決定,應該是會追認部分學分,只是追認多少、追認到多久前的學分,要等之後實行細則子法出來才能確定。

原則上五年內有十次特考,十年內有去參加過特考就有落日條款的保護而不罰。

對助理來說,如果你的工作職責沒有跟刀,對你來說也是沒有差的,不需要特別去考取證照。如果你平時有在跟刀,那你可能要關心一下這法案。

(編按:以下個人看法。對現在的助理們的好消息是診所要找人替代你的難度增高,診所會比較想留住你,你的薪水有可能會增加。

壞消息是你如果沒有執照你可能被別人的取代機會增加,還有就是你取得執照後還得定期去上課維持執照效期,上課考試維持學分都需要花錢花假日的時間這點醫師們都很懂以後你們也會懂了。)


對民眾的影響


當天開說明會的對象是對牙醫師及助理們,對民眾的影響著墨不多,所以並沒有全聯會相關的說法想聽官方說法可以參考行政院製作的懶人包:「提升國民口腔預防品質、充實弱勢族群口腔照顧能力、提升口腔醫療輔助人力專業」。

而實際上的狀況,以我的想法是,長照機構有口腔衛生師/士合法進駐,對有長照需求的民眾,還有有志於這塊合法性的口腔衛生系學生/畢業生將會是利多。

對於一般民眾來說,以這次修法最主要的差異:醫療輔助行為部分也就是手術部分,我個人懷疑修了這個法、強制讓助理去上課和考試真的能讓助理們的「專業能力」有顯著差異。

跟刀需要的專業需求常常在醫院或診所端就由醫師或資深的助理(或甚至是牙材公司專門培訓的跟刀手)就已經被訓練完成,而且是客製化、最適合自家醫院或診所的狀況,這個課程認證能提升的程度有限,可能只是要跑個流程而已。

只是,為了跑這個流程所增加的成本,最後會回歸到誰身上?通常最容易回到民眾身上。(部分)助理薪水提高,健保給付牙醫的點值不變,差異常常會回歸到自費項目上,不是請民眾自掏腰包的金額上升,就是可能改用次等醫療材療 cost down,不管哪個都不是民眾之福。

撇除金錢層面不談,助理人力缺口上升,提供醫療的質與量都可能下降,可能為了配合能跟刀助理的上班時間,能開刀的時數下降,造成民眾要等待的時間拉長,或是補人不易,新手要適應的時間與強度都上升,民眾接受新手助理的時數可能也會上升。

除非要像前面一直提到的,如果民眾只接受不是手術的治療,可能受影響的機會比較小。不然我認為此法對民眾的影響會是偏負面的。

喔,還有一個,如果你以後想要當牙科助理,你的進入門檻可能會提高。


總結:關鍵在跟刀者


以下是聽完這次說明會,全聯會強調的重點整理:
  1. 修法是為保障以前模糊地帶的行為合法化。
  2. 會努力讓助理們好修學分好考照。
  3. 修法只影響醫療輔助行為,以牙科來說就是開刀(要簽手術同意書的治療)。只做一般治療不受修法影響。
  4. 詳細實行細節要等修法通過才能繼續訂定。


修法中待追蹤


本來預定 12 月 29 號就要二三讀,可能是 28 號說明會一般基層牙醫師的反彈太大,目前修法是進入政黨協商,可能要到明年三月才會有結果?

這次修法也許像劉醫師所說,其實是保障牙醫師、助理提供合法醫療行為的一次修法。的確從「無法」進入「有法」雖然有多了保障但總是失去自由而令人低落(自由無價),只是這修法的影響層級太大而一般牙醫師跟助理們的了解實在太少。

而這究竟是全聯會跟牙醫師溝通太少所導致今天這局面?還是一般牙醫師不關心公會、全聯會事務所導致?這個我也不知道,只是至少這禮拜有很多牙醫師關心起牙醫界的公共事務,這是好事。

未來的路怎麼走,總有可預期和不可預期的未來,有些醫師已經看衰未來執業環境,覺得對不起下一代牙醫師,留了這樣一個環境給他們。有些牙醫師詢問怎麼擋住這修法、甚至說要怎麼去改變這牙醫界生態。有些牙醫認為平時一般牙醫師不關心公共事務現在才關心不可取。

現在事情可能 還在未定之天,不論你是牙醫師、助理、或是覺得這會影響到你看牙狀況的民眾,不論你是支持或是反對,請繼續關心這次修法。


2018.1.8 補充:老鄧發了一篇文章解釋洗牙的問題,洗牙以後會不會是牙醫師獨佔,衛福部是可能一個新的函釋就改變了,還不需要經過任何立法院審查。那這樣洗牙被通過的機會可能很大很大,是好是壞就給大家自己去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