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陪產紀錄,給小艾

作者: 盧育成 兒牙醫師




上週末,是兒童牙科學會辦的再教育演講,講師是長的有點像藝人林美秀,人也跟林美秀一樣親切熱情的陳容維醫師,美國 Loma Linda University 的兒牙醫師。

演講是在台北,讓身在高雄的我有點猶豫,不是因為交通的費時和負擔,而是因為--我老婆隨時可能會生!她的懷孕週數已經來到 38 週,加上嬰兒體重數偏高,醫生已經決定這禮拜要來催生了。

和老婆大人請示我能否上台北去聽課,老婆對於我拋妻棄子 要北上完全不介意,甚至還勸本來打算當天來回的我說,前一天上去休息,當天上課才有精神。


電話 on call 值班中


不過老婆大人說,電話要開著,平時連絡會用通訊軟體聯絡,可是如果我打電話給你,「你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要接我電話!」叩謝老婆大人之後,北上住宿,以維持電話 on call 值班標準,準備聽隔天演講。

結果半夜就看到老婆傳訊息說,她開始有紅色分泌物了!心裡真是七上八下的...帶著一顆忐忑的心去上台北榮總聽課。遇到同學就說,「如果你看到我聽課聽到一半拿著包包衝出去,你就知道該恭喜我了。」

陳容維醫師的演講很精彩,讓我暫時忘記緊張的心,聽聽看對於過去和放眼未來的抽神經材料方法,還有前牙補綴物,從最醜的,講到最漂亮的,還有一些以前覺得理所當然,實測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的狀況,收穫滿滿。




回家補眠,孰不知


順利地聽完課,回高雄,對肚子裡的小孩說,謝謝你很乖沒有讓爸爸突然趕回來,也謝謝老婆大人的放行,回到溫暖的床休息,準備隔天晚上要去醫院催生了。

孰不知,睡到大概快凌晨五點的時候,老婆叫醒了我。

「ㄟㄟ,老公,我覺得...小孩想出來了耶?」
「(還想繼續睡)...你確定?」
「真的!陣痛有點密集了,我已經換好衣服」

既然都這樣,那就沒得選擇了,衣服換一換,待產包拿一拿,就去醫院了。


你怎麼不早點來?


到了醫院,先由護理師幫忙檢查一下,護理師說已經開口 6 公分了,「你怎麼痛這麼久才來?可以快點打無痛就比較舒服啦。」在等麻醉醫師來的時候,陣痛一波一波來襲,老婆大人的表情也一波波的糾結著,不時發出慘叫聲。

打完無痛之後,疼痛的浪潮似乎立刻減輕不少,然後接著就慢慢降到無痛的狀態,老婆大人就沒什麼感覺。我們就趁這中間休息一下,兩個人就這樣睡了大概兩個小時。

因為我們的床就在產房外面,可以聽到有產婦似乎送來還沒來得及打無痛,就被推進產房,尖叫聲超級大的,語尾都破音了。看起來應該是先生的人還被留在外面,手上那著手機,焦躁著踱步,等待被叫進去陪產。

等到終於有護理師叫先生進去之後,進去大概 20 秒就聽到嬰兒的哭聲,可能先生的手機相機都還沒打開就已經生出來了,讓我心中暗自覺得原來生產可以這麼快?

觀察了兩個小時,產科醫生判斷子宮頸已經全開,但是子宮收縮不夠久,打藥催生。再過 15 分左右,判斷小孩位置有下降,但羊膜可能有點厚比較難自己破水,就決定進產房人工破水了。


要來了!





老婆大人先被推進去準備,然後我也用上全副武裝,穿上隔離衣、戴上髮帽口罩,在門外待機。本來以為會跟剛剛那個先生到最後關頭才進去,結果很早就被叫進去陪伴了。

可能是因為打了無痛,所以老婆比較不知道怎麼用力,有請護理師幫忙推肚子,護理師一手抓著壓在床上的布條,用整個上臂跟部分體重的力量壓在老婆肚子上,「來!用力 10 秒!... 3,2,1,好,休息。子宮還在收縮,來,再來一次!... 3,2,1。休息一下。」

「盧醫師你可以來看一下」產科蔡醫師還叫我去觀察一下。「都看到小孩的頭髮了,頭髮很濃密,再加油一下,就快出來了。」

產程還算順利,大概五次宮縮的,十次用力小孩就出來了,小孩可能一開始卡在頭部有點久,臉是脹紅的,手腳則是蒼白的,護理師趕快把小孩拿去清洗整理之後,小孩哭開來,手腳也慢慢恢復血色。

這世界並不美好,但我們會努力讓你過得美好,謝謝你來當我們的小孩。




感謝老闆的幫忙


小孩生完之後,大概早上十點,下午我是有班的,本來想說反正小孩已經出生,小孩有醫院幫忙照顧,等下也會入住病房,應該沒什麼事,如果臨時要改約病人,覺得對要幫忙改時間的助理和病人們可能都不好意思,乾脆就去上班就好了。

先和診所老闆討論了一下,老闆接到我的電話又聽到我欲言又止的樣子就說「怎麼?生了嗎?恭喜恭喜!」然後就說我今天想要來也可以,想請假也可以,可以把今天的病人改到我本來沒上班的那天來補班比較好調度,說我自己決定就好了。

在這邊要再次感謝老闆的幫忙,我還沒想過還有調班的這個選項,最後決定還是先陪老婆,把下午晚上的班給停掉,事後證明,生完小孩就算不用顧小孩,產婦還是有很多需要幫忙的地方,一開始根本連下床都有困難,有請假真是太好了!


你想留什麼給你的小孩?


在生完的這幾天,老婆因為還沒什麼泌乳,吵著說沒事做,就把家裡的漫畫《火鳳燎原》帶一些給她,剛好這本書最近也要出新的,我也跟著重新複習最近幾集,剛好看到火鳳裡面很重要的一集,48 集,是長坂坡七進七出的故事,也是我每看必哭的橋段:

「與其遺子黃金滿籯,不如一經」



這世界並不完美,我也無法保證能留給你什麼榮華富貴。孩子,我希望我能留給你的,是我在這不完美的世界活下去的姿態,是我在這世界獲得勇氣笑容的許多寶藏。

我一直驕傲著自己的職業,我也一直去試著做我認為是對的事情,去試著對抗我認為的不公不義,也許事情不見得會有多大的改變,但孩子我可以你說,爸爸我曾經為此努力過。

雖然一直被笑說很宅,但有許多動畫漫畫電玩,帶給你爸爸很多勇氣、很多歡樂、和很多感動,我相信這些東西和書本一樣都是一個載具而已,重要的是內容,不是他是什麼形式。

我會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看許多好漫畫,一起為火哥、為瀨那、為喬巴熱淚盈眶。


不喜歡的東西,就不要再繼續傳下去了


小孩出生前後,身邊總是很容易出現很多意見,產後洗不洗頭、小孩名字怎麼取,不可以吃太冷的東西,等等等...我相信這些意見都是出於好意,但好意不代表就是對的,不代表我們就要因此去接受而造成我們自己的困擾。

有許多習俗,可能在之前的時空背景是好的、是有其意義的,也可能根本就是錯誤的觀念。「我們以前都這樣做」不代表著在我們這個世代還必須這樣做。

我對自己的期許之一,就是希望把我不喜歡的習俗,就不要再傳給下一代了,其中一個就是取名字這件事。小孩的名字我們兩人很久以前就取好了,許多人聽到我們才沒多久名字就決定了很訝異:

「沒有要去算命嗎?」沒有。
「沒有長輩有意見嗎?」有。
「所以這樣沒關係嗎?」沒關係。

也許名字對小孩的命運真的會有影響,但我更相信小孩的自我努力因素、家人對他們的因素會重要於他名字帶給他的因素。身邊有些朋友很羨慕我們,說他們當初選了一些很可愛的名字,結果被去算都被打槍,讓父母無法幫自己小孩取一個自己喜歡的名字,這樣真的好嗎?

也許這名字不是命最好的那個,但是最能代表我和老婆給小孩的愛的名字。全名不方便在網路上透露, "小艾" 是他的小名,我希望我們小孩的名字是由我們兩個親自為他取的。


之後的故事呢?


現在小艾出生大概快一周了,老婆大人也從病房搬到月子中心,開始有泌乳,過著擠乳人生,吃飽睡,睡飽擠奶,擠完奶再睡覺等著再吃飯。

我則是上班賺奶粉錢(小艾的食量在第二天就吃完一般嬰兒兩倍的量,不上班養不活這小子...),還要顧著家裡兩隻貓,也慢慢把一些月子中心缺的東西搬過來,這陣子來回月子中心和家裡應該有超過 20 次...

這禮拜的能自己運用的時間實在不多,沒什麼時間運動,也沒什麼時間寫 blog,這一篇拖了快一個禮拜到今天星期天晚上還在寫...未來的時間會怎麼安排還沒有確定,只能暫時且戰且走。

這時候,就是那句我常常對病人家長說的那句話: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看你覺得什麼比較重要。

歡迎你來到這世界,小艾。讓我們一起去面對這世界的紛擾,我在,你媽在,你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