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戰神》做個更好的戰神

作者: 盧育成




小男孩阿特柔斯(Atreus)在遊戲一開始時要證明自己已經可以去旅行,和爸爸去打獵,結果在關鍵時刻失誤,低頭向身旁的爸爸克雷多斯(Kratos)道歉。

而主角的主角克雷多斯的回應是:「 Don't be sorry, be better!」一句簡單的話,就讓人迅速了解到克雷多斯是個怎樣的父親,然後開啟父子的旅程...

《戰神》系列最早是 2005 年由 Santa Monica 工作室在 PS2 上發表的動作遊戲,講的是克雷多斯與希臘神明的一些愛恨糾葛的故事,以爽快的戰鬥、和巨大怪物的對抗,以及極度暴力而聞名。克雷多斯就是一個斯巴達式、可能連腦袋都長肌肉的一個硬派神明。

但除去了暴力之外,其實整個劇情裡面很多情感的拉扯,克雷多斯手刃妻女的場景成了他每天的惡夢,辛辛苦苦救出的女孩又必須犧牲他,意外錯殺最景仰他的部下,這些鐵漢柔情的反差 可能也是這遊戲大紅大紫的關鍵之一。

在戰神 1 ~ 3 作為希臘神話故事的一個終結之後 (因為認識的神差不多都死光光了),這次克雷多斯又來到了北歐世界,展開新的旅程。

劇情回顧可以看清玉的這個影片來簡單了解一下。


不玩可惜的大作


睽違 8 年,登上 PS4 主機的新《戰神》表現非常的讓人驚艷!畫面優美不在話下,流暢的動作,爽快的打擊(當然帶著一貫的暴力風格),恰到好處的難度,豐富的劇情、暢快的節奏,玩起來非常過癮!

而裡面最讓我喜歡的是三件事情:豐富的北歐神話背景、合情合理的設計,和大量關於親子的討論(現在身為人父總是特別有感觸)。

雖然是系列作,但其實跟以前 1 ~ 3 代的故事沒有太多關聯,新玩家也可以輕鬆上手。

推薦給:
  1. 喜歡爽快的動作遊戲者。
  2. 喜歡北歐神話故事的人。
  3. 有小孩的玩家們

--------- 以下的討論將牽涉到遊戲劇情 ---------














考究、改編、換視角的北歐神話


設計一個東西最厲害的境界就是外行看得開心、內行看得精采,而這次戰神也真的做到了。就算你完全不知道北歐神話,你還是可以玩得很開心,你該知道的遊戲都會有再幫你介紹一次。

譬如說世界樹、女武神、火焰巨人(電影索爾三開頭跟結尾的那個大巨人)、世界之蛇,九界。

像我自己知道一個大概,但細節忘光光了,但回去看會發現裡面其實都有一些小提示。

譬如說關於本作的兩大爆點:巴德爾的死跟阿特柔斯代表的神。

巴德爾在原本神話中,就是弗蕾雅預見自己兒子會死而要求萬物立誓不要傷害他兒子,但槲寄生沒發到誓,而最後巴德爾就是被槲寄生的箭射死。

而在遊戲裡面,巴德爾被弗蕾雅下了保護咒不會死,但沒有明說怎麼破解這個咒。不過一開始弗雷雅看到阿特柔斯身上有槲寄生的箭非常驚恐,立刻把它燒毀但沒說原因,只說這個非常邪惡,要阿特柔斯看到就把它燒毀。

但可惜她漏掉了阿特柔斯胸前的那枝固定用的箭桿,造成之後巴德爾在打向阿特柔斯的時候,意外被那個箭桿刺到手,打破了咒,讓巴德爾不再擁有不死之身。




而這又帶出了後面的爆點。阿特柔斯在結局時說在母親的預言壁畫裡,他有另外一個名字:洛基,原來我們的小戰神就是洛基!而在神話之中慫恿別人把槲寄生的箭射向巴德爾的,正是洛基!

我很喜歡這樣子一層又一層前後呼應的劇情安排。

遊戲公司對於北歐神話的考據很多,但其實也改編了不少,尤其這次的主視角是主角而不是奧丁跟索爾,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兩個人的行為看起來就讓人討厭的不少。

譬如說遊戲中把奧丁失去一隻眼睛的理由改為是智慧巨人密米爾(Mimir)騙奧丁說他帶來了智慧泉水,但其實是一般泉水加上迷幻蘑菇,最後差點連另外一隻眼睛也挖了下來。但後來才發現奧丁其實根本沒受騙,而且最後還記恨很久,把密米爾困在身上想到就去虐待他一下。

奧丁在遊戲中就是一個城府很深、很會記恨、什麼都要控制的賤人。(可能要建議奧丁粉跟索爾粉可能就要考慮一下不要玩這款遊戲了。)



合情合理的設計


現在遊戲為了不要太難,常常會納入一些簡單的遊戲提示,讓你知道說接下來該往這邊走、該往這邊爬上去。像是《刺客教條》系列可攀爬處通常會有白布覆蓋或白鴿,《地平線:期待黎明》裡面的攀爬處會是黃色螺絲釘狀的東西。

戰神裡面也有,是盧恩符文,而且還常常伴隨有一個黃色手掌痕跡,在遊戲一開始就有提過了,這是媽媽的記號,如下圖。





這類東西雖然對遊戲順暢度很有幫助,但有時候你會吐槽:為什麼這邊會有這東西啊?而在戰神結局裡面,他給了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媽媽有強大的預言能力,而且也很像我們現實中的媽媽,想要幫兒子把一切都準備好。

所以,要砍多少木頭才夠(火葬自己?),媽媽已經算好,把樹木做好記號等著老公去砍下來。

要爬哪邊才能過得去?才能到下一個目的地?也早早做好記號等老公小孩走過。

媽媽才是跨遍九界的那個人,而且還要偷偷瞞著老公小孩來做這件事,媽媽可能才是整個遊戲裡面最辛苦的。

我自己很喜歡這種兼具考量遊戲順暢度跟合理度編排的設計,不是只把事情做出來,而是把事情做好


硬派父親的心路轉變


最讓我喜歡的還是遊戲裡面對親子的描寫。前面我們知道克雷多斯就是很傳統的那種嚴父,不苟言笑,只有要求、沒有誇獎。




但戰神讓人喜愛的就是,這樣的嚴父其實也內心也是脆弱的。在看到兒子令人失望的表現,克雷多斯一個人走著的時候,在心中對著亡妻說:

「菲,我該怎麼辦?我們的兒子還沒準備好。我真的要帶他上路嗎?」
「....我也還沒準備好。沒有妳在我身邊,我怎麼做得到?」

看得我眼淚都快流下來了...唉...我實在無法想像如果我面對一樣的情境,我會是怎麼樣?

前期甚至為了自以為的保護孩子,連自己和小孩都是神的資訊都隱藏著,而克雷多斯一切這樣行為,就是我們最常聽到的:我是為你好。

這個「為你好」要怎麼拿捏,真的很難。




而可能,誠實、陪伴可能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有時候雖然我們也不知道答案,但可以一起去找答案。

阿特柔斯對於看著一路走來兒子殺老爸、兒子殺媽媽的戲碼很多,詢問著成為神是這麼一回事嗎?克雷多斯最後說出了自己隱藏的過去,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會成為我們選擇的神。而不是步上舊神的後塵。」




身為人父之後,玩這種有帶小孩的遊戲實在感觸太多了...希望自己也是個能體諒小孩,跟著小孩一起成長的父親。




延伸閱讀:


《Persona 5》:心之怪盜團的反叛生活
新思惟論壇《當代家長的煩惱》:如何和小孩面對未知的未來?
昨是今非,我們如何去面對變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