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尿遁:我要尿出來了之術

作者: 盧育成 兒牙醫師




「我要尿出來了!」

「我要上廁所!」

「我真的要尿出來了!」

「讓我去上廁所啦...嗚嗚嗚...」

「我已經尿出來了!真的啦!我要上廁所!」

「嗚...我要上廁所啦...」

「我已經尿出來兩次了...」

小鳴是個七歲的小學生,雖然是我們的老病人了,但從小到大看牙都非常非常緊張。

這次,補過的牙齒又再蛀牙而且更嚴重了,聽到要治療牙齒的小鳴,開始又哭又叫的,依照以前的經驗和家長達成的共識,我們還是使用束縛板來協助治療。


尿遁高手


小鳴看到了束縛板,開始崩潰的大叫,一路開始使出尿遁絕活:

「我要尿出來了」

「我真的快尿出來了」

「我已經要尿出來了」

(雙腳擺動掙扎)(如果沒有被包住可能還會雙手伸往鼠蹊部)

「我已經尿出來了」

看到我都沒有反應,小鳴繼續使出其他忍法,譬如「我肚子好痛」之術,還有「我不能呼吸了」之術,以及最厲害的「我快要死掉了」之術。

只是治療醫師(也就是我)始終擺著一副撲克臉,沒特別反應,就是平靜。




「你用哭的我不會理你。」

「我真的要上廁所啦...嗚嗚嗚...」

「...」

「拜託讓我去上廁所啦...」

「...」


本來不想用這招的


小鳴持續又高又低的情緒起伏了十幾分鐘...可能查克拉耗盡了,忍術用不太出來了,終於可以平靜了下來。

「你現在很安靜很厲害,我才會理你。你可以很安靜嗎?」

「...」小鳴似乎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看著我,但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沒有聽到你的回答,你可以很安靜嗎?」

「可以。」小鳴總算了解到他該回答我,點點頭,也不管嘴巴內還有工具,含糊地回了一句。

「很好。你本來用哭用叫而且都不理我,這樣我沒有辦法幫你,所以只能把你綁起來看。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我也不想這樣。我做完這一步,你如果還像現在一樣這麼勇敢這麼安靜,我們先把腳打開,可以嗎?」

「可以!」小鳴回答的速度變快了,語調也上揚了不少。

「很好!我只相信你一次,你沒有做到的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小鳴就像突然切換了開關的玩具,從極度激動的情緒,切換成了冷靜的情緒,依照他優良的表現,我逐步打開了他腳、身體、手的束縛。

等他去照完 X 光,回來做最後一步治療的時候,他已經不用束縛版的輔助了,他就像一般的大朋友一樣,乖乖躺著,友善回應,甚至我跟他說剩最後一步的時候,他還跟我說了一聲謝謝。

這個謝謝,是我今天聽到許多謝謝中,最讓我開心的一個。

附帶一提,小鳴在去照 X 光的時候,還有做完治療離開診療椅的時候,沒有任何想去廁所的意思,他離開診間後直奔的地方是遊戲室,褲子、束縛板當然也都是乾淨的,沒有任何穢物的痕跡。

我想,世界上果然不存在忍術。


延伸閱讀:


兒童牙醫是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