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好的家長,一切都好。

作者: 盧育成牙醫師



最近一個小女孩,因為蛀牙蛀太深得拔牙,但因為離換牙還很久,牙根很長,其實算是高難度的拔牙,加上可能是因為嚴重的蛀牙的關係麻藥不太麻,小朋友雖然勇敢但仍然忍不住大哭。

但是她拔完牙之後,下了診療椅,眼淚馬上收起來,開心的拿了貼紙,再去找候診區的家長討抱,尋求心靈的慰藉,沒有哭,但頭埋在家長的懷裡久久不語。

家長人很客氣,很支持我們,更支持他的寶貝女兒,他回應了一個深深的擁抱,「妳做得很好了」,雖然家長沒有說出口,但我相信女兒聽得懂。


家長是重要的一環


家長的配合與體諒是兒牙看診最重要的一環。雖然治療的主體是小孩跟兒牙醫師,但家長是決策者,也是最大的後援。

像這個小女孩,叫做湘慈好了,湘慈每次來都會哭,雖然只要到了診間,就算眼淚流再多,還是得乖乖躺上診療椅完成治療,牙齒還是慢慢的一顆一顆被補好。

也許這要歸功於牙醫還是很殘忍地 不受眼淚攻勢順利完成牙齒治療,但是這治療能順利成功,其實也要歸功於,在湘慈聽到今天要看牙齒,從放學就一路哭到前一刻,仍然把湘慈帶來診所的家長。湘慈如果今天沒有來,就無法完成她的牙齒治療。

有許多小美小花阿珠阿明,可能同樣都牙齒不好,其中小美小花沒有被帶去看過牙醫,阿珠阿明看過一兩次牙醫之後,不想再去,而家長也就真的不帶他們去,然後牙齒就沒有然後了...

兒童牙醫是治療計畫的建議者跟執行者,小孩是治療計畫的目標和反抗者,而家長是治療計畫的決策者跟支援者。三者都同樣重要。


你的態度決定醫生和小孩的態度


今天為了拔那顆大蛀牙,折騰了滿久的,還讓後面準時來的家長等了一下,甚至還有提早來的家長也連帶著等待了一些時間。

接著看每個家長我都先和他們道歉,不過每個家長人都很好,笑著回說沒關係,其中一個家長還安慰剛拔完牙的小女孩說,你很勇敢喔。我在旁邊看了真的覺得很感動。

這樣的家長,我敢放心的跟他們說,這些牙齒可能要怎麼治療是比較理想的,怎樣的治療雖然有風險,但我們可以嘗試看看,我知道我們可以為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

而相對的,一路上走來也有些家長,聽你說話,雙手插著,下巴抬高 15 度看著你在跟你對談,遲到十分鐘說你不幫他看是沒醫德,剛開始幫他小孩看牙 10 分鐘就說你治療好了沒他小孩快受不了了。

這類家長,小孩通常連帶著也不太尊重醫師的話,跟他說不能亂碰診間的東西他會跟你說我不要,跟他說這是我們的東西他會跟你說才不是。這類的小孩已經算是比較難配合治療的小孩了,再加上家長又不支持,你幾乎束手無策。

於是,兒牙醫師只能說的很保守,如果您的小孩不能配合治療,那要不要考慮用麻醉的方式去做治療?如果您覺得治療不可行,要不要考慮問問別的醫師看看?

家長沒有配合的意願,兒童牙醫也不敢放手去做。苦的,最終還是蛀牙的小朋友。


好的家長,一切都好。


看兒童牙科了許多年,我覺得最大的感觸是,「好的家長,一切都好。」每個小朋友的個性不同,能力不同,有些小朋友本來就很乖,有些小朋友你跟他引導之後他會變乖,但有些小朋友真的就是很難很乖。

而決定這類小朋友最終能不能乖乖看牙,最重要的因素不是小孩的配合度,而是家長的決定。只要家長能支持,兒童牙醫是忍者,一定都可以幫你的小孩治療好牙齒,只是 "怎麼去治療" 的問題。

感謝一路上許多情義相挺,願意把真心以及心肝寶貝交到我手上的家長們,你們願意相信我,那你們的小孩就是我的小孩。

感謝湘慈的家長和那些候診的家長們,你們給了我很多能繼續走兒童牙醫的力量。


延伸閱讀:


什麼對你來說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