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看電影學談判《決勝女王》:跌倒後再站起來的勇氣

作者: 盧育成 兒童牙醫

圖片來源: imdb


《決勝女王》這部片當初電影上映看了一次,覺得很精彩,也是剛好進入一談就贏思維班的時候,那時候試著分析,還曾經寫下一篇心得文

而這次 Alex 老師開了《 看電影學談判:決勝女王》,在幸運地報到名之後,上禮拜又重新複習了一次,覺得好像看到的東西還是差不多,結果在跟著 Alex 一起看一次片段,仍然是大有斬獲,原來,可以有這麼多地不同。


珍珠就在你身邊


「今天來跟診的是你齁?下一個要抽神經,東西都準備好了嗎?麻藥拿了嗎?洗根管的沖洗液呢?沖完要擦乾淨根管的紙針呢?」

「等下的病人大概四歲,可以溝通不需要束縛,不過可能會緊張,一方面記得打麻藥時固定住他的手腳,一方面她表現得不錯的獎品貼紙要準備好。」

「我看兒童牙科的時候反而不會穿得那麼正式,有些小朋友看到你穿襯衫打領帶反而會比較緊張,我會穿一些卡通的衣服、牛仔褲,讓小病人覺得有親切感。也可以蹲下或坐著跟小朋友說話,讓他不要有壓迫感。」

「看牙時隨時注意小朋友狀況,如果他手有想往上伸,記得在他抓到我們東西之前制止。你也可以注意聽聽看我怎麼跟小朋友說話的,我的用詞、說話的時機,說話的內容都有我的目的在。」

「有問題可以問,我不怕你問問題,但我怕你不懂裝懂。記得為自己設立目標,第一天來跟診,還有第十天來跟診我對你的期待會不一樣。」

當 Alex 說電影主角 Molly 雖然沒人教過他怎麼協助開設賭局,但還是努力自己摸索跟學習為引子,進而提出把事情做好的五個法則:Prepare(預作準備)、Evaluation(評估對象)、Atmosphere(創造氛圍) 、Reaction(迅速反應)、Learning(快速學習),合起來就是 PEARL( 珍珠 )法則。

我心中想到的,這不就是我在兒童牙科的狀況嗎?

一法通、萬法通。


真的只能講道理嗎?



圖片來源: imdb


一年前我的心得裡,當 Molly 面對老闆 Dean 說他不要付她薪水,不接受就滾的時候,我認為 Molly 因為沒有什麼籌碼,所以只能跟 Dean 講道理,但效果不佳,最後雙方不歡而散。

但真的只能這樣嗎?

Alex 點出,如果 Molly 有保持不在當場做決定的原則,把事情拖了一個月兩個月,可能事情就多了一些不同的轉機,畢竟 Dean 在提出這個提議的時候,可能壟罩在輸錢的負面情緒之下,而不是真的有那個意思。

又或著,Molly 當初能多把自己的一些優勢說給 Dean 聽,譬如:電腦分頁檔的使用、能四處找出新玩家來參加賭局的能力,在 Dean 的心中多一些不可取代性,Dean 在做出一個可能逼 Molly 走的時候,可能就會多猶豫一下、甚至不做了。

再者,更實際的,如果 Molly 平時和 Dean 溝通時,少一些優越感,不會讓 Dean 有「我好笨妳聰明」的感覺,也許事情也不會到這一步,畢竟,沒有人喜歡講話被酸、被刺。


為了信念而犧牲



圖片來源: imdb


之前在電影三班看速食遊戲的時候,也是聽完 Alex 的講解,才知道電影中主角 Ray 在迷惘的時候去看電影《岸上風雲》的背後意義。

而同樣地,在這部電影中,律師 Charlie 叫女兒看的《熔爐》(the crucible)也有它的意義:你願不願意為了自己的信念而犧牲?




熔爐裡面的男主角寧願赴死也不願意承認莫須有的罪名, Molly 則是寧願承擔莫須有的罪名也不願妥協。兩個人都是為了相同的東西而犧牲:

信念。

Alex 說,當我們去做一些利他而不是利己的行為時,是因為那些陌生人真的對我們這麼重要嗎?

不,是為了我們的信念。我們是為了我們的信念而犧牲

在你心中,你的信念值多少呢?


知識的詛咒


圖片來源: imdb


電影中段,撲克好手 Harlan 在牌桌上殺翻四方,但有一次敗在牌技奇差無比的 Brad,因為他的一無所知,在 Harlan 眼中反而是高深莫測,結果被反殺了 4 萬美金,然後 Harlan 從此精神崩潰,大輸 120 萬。

當我們學會了一門技藝之後,反而無法知道當初學不會的狀態是怎麼樣的,這就是「知識的詛咒」。這在今天發生了好多次。

下午的籌碼遊戲,有不少學員在不同的場合玩過類似的遊戲,以為是完全一樣的東西,照著他們印象中的規則去走,結果就走偏了。

當老師說他游泳不會仰飄、怎麼仰怎麼沉下去的時候,擁有救生員執照的麥可說他現在沉不下水裡,因為他身體已經自然而然會放鬆肌肉,空氣在身體就會自然而然地浮著,必須很努力才能讓自己沉下水裡。

如何懷抱著同理心,去理解對方怎麼想、以及為什麼會這樣想(但不用認同),是重要的一步,還有如何去確認對方的虛實技能,也是重要的一步。

當 Dean 想要不付 Molly 薪水的時候,如果 Molly 能去同理 Dean 會想要這時候談這件事的原因可能是因為:
1. Dean 輸 Player X 錢,想找個出氣包來宣洩,也可能降低自己經濟壓力。
2. Dean 看到 Player X 和 Molly 似乎關係不錯,擔心他們兩個有勾結,讓自己不利。

關鍵可能在 Player X 上面,那 Molly 可能有其他更好的應對方法。


好結果 = 好決策?



圖片來源: imdb


而就像 Molly 的爸爸跟 Molly 說,妳並沒有做錯什麼,妳只是絆到樹枝了。雖然 Molly 身受重傷、雖然 Molly 跟奧運無緣,但 Molly 沒有做錯什麼決定,她就只是絆到樹枝了。

成敗論英雄,沒錯,這是真實世界的運行法則。但在檢討的時候,我們不能以結果的好壞來判斷當初決定的好壞。

同樣回到換籌碼的部分,兩個階段的換籌碼遊戲,我們都成功達到了我們的目標設定的目標,但結果最後在 10 幾名左右,為什麼?

我自己可以想到許多原因:分工不夠確實,沒有想到資訊不對等的狀況,反應速度不夠快。

但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納入了一個錯誤的資訊而不自覺。

在第一階段我們有去蒐集大家提示卡,我去跟別人用口頭交換資訊卡的內容,可能是對方故意說錯,可能是對方不小心輸錯,也可能是我不小心聽錯,但不論如何回來的訊息是錯誤的。

結果讓我們以為 A 籌碼 > B 籌碼,但真實狀況是 B 籌碼 > A 籌碼,甚至 B 籌碼是全遊戲最高分。

而我們最後交換出了 B 籌碼,損失慘重...

其中有幾個關鍵點:

1. 為什麼要接受口頭交換訊息?因為時間壓力讓我只想趕快獲得資訊,腦中雖然閃過要也看到對方的實體資訊卡,但時間壓力和想交換成功的念頭壓過了理智,導致了這次大失誤。

2. 沒有再次證實資訊真假。當我們後來統整幾個交換出的資訊,得到 A 籌碼可能蠻高分的(但實際不是),試圖去交換幾個 A 籌碼進來,但其實在第二輪我去四處看狀況,卻發現有許多組別不要 A 籌碼,得到這個訊息我應該要重新檢視 A 籌碼高分的這個資訊,而不是用高分的 B 籌碼去換 A 籌碼進來。

也許好決策不一定會帶來好結果,但當我們往錯誤的地方奔跑時,我們通常只會離目標越來越遠。

這是我這次最悔恨的地方。


跌倒後能再站起來的能力


當天的最後一個遊戲:類德州撲克,在籌碼遊戲失利的我們,還抱持著反敗為勝的希望。我們的籌碼數不多,最好在第一把就把握到先機,第二輪如果落差太大就已經沒有希望獲勝。

而且第一輪我們的底牌不錯,至少有 2 pair,還有機會拚 full house,罐子有提出停損點的概念,而欣頴也提醒了我們有的隊伍可能有三條,不過我們還是為了那個可能的 full house 而壓了下去。

很可惜的,就跟 Molly 的滑雪一樣,我們最後沒有得到勝利,有別組出現了 full house,而且是兩組,敗得無話可說。第二輪則是底牌太差,第一輪就蓋牌了,毫無懸念。

檢討我們的表現,除去運氣之外,我們有機會可以獲勝嗎?用前面喊高注的讓其他組提早蓋牌嗎?不行,我們的籌碼不夠。

在前面換籌碼的遊戲失利、前面的表現累積的籌碼不夠,就已經埋下敗因了。如同鈴木一朗所說的:「達成夢想和目標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累積微不足道的小事。」當我們的累積不足,後面也就離成功越來越遠。


圖片來源: wiki


失敗並不可恥,一厥不振也不是新聞,劇中的撲克好手 Harlan 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但能像 Molly 一樣,滑雪兩次嚴重意外、賭局兩次告吹、黑手黨來堵她、FBI 也來堵她,但她都還能一一克服,這才是真正令人欽佩的部分,我想這也是電影把 Molly 滑雪受傷後站起來放在片尾的原因。

縱使一次次的失敗,也不失去熱情,這是邱吉爾對成功的定義。

今日的我是昨天以前累積的我,明天的我是今天以前累積的我。

為了明天、明年、下個十年的「我」,你想要累積什麼?

收穫滿滿的一天,感些老師、師母、辛苦的工作人員。

還有一起度過一天愉快課程的第二組夥伴,在籌碼遊戲失利後,我們在撲克遊戲仍然沒有失去熱情,也努力拚過,雖然最後結果並不理想,但那不代表我們走的路是錯的,跟你們在一起就是今天課程最好的映證。




延伸閱讀:


《決勝女王》:為信念而戰
看電影學談判《速食遊戲》:快速、準確、勝利!
MTa 工作坊:不斷超越昨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