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C

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一談就贏》進階演練:要一次次更好

作者: 盧育成




「我希望的不是課後才在心得檢討,是在當下就能檢討變強!」這是當天在一個演練後,柏儒跟大家分享的話。

而在整個一談就贏系列課程也好,或是其他醫療專業或非專業的課程也好,其實也都是這樣子的,你知道再多,說了再多「謝謝指教,學到很多」但沒真的做到,又有什麼用呢?


和較不熟悉的人的合作


這次班別是 Alex 第一次開設的進階演練班,講的東西其實都是之前進階班都說過的東西,只是以不同的演練來讓我們更熟悉如何應用,但具體怎麼做,沒有人知道。

從分組之後,每組都是和相對來說比較不熟悉的人合作,而這也是 Alex 故意為之的訓練,你能和熟悉的人合作愉快不是問題,你能不能和不熟悉的人合作愉快才是問題所在!

這也立刻呼應到課堂中的第一個部分,你要如何和不熟悉的人去達成連結?如果你能立刻找到了彼此的價值所在,是不是就能更快更好的去合作?

越快連結起來價值的人,就有越高的機會一起創造出價值,完成價值三角形的圖形。



不只快還要準


但老師不會只要求你做得快而以,還要你要求你做得更好,我們又重複的拿三角形去對照各個情境。

能把格子填得滿滿了不起,但如果填完後發現四個三角形根本連結不起來,只是四個不同的三角形那也沒有意義。

而就算你真的寫出了一個很好的三角形,但你寫的東西,根本達不到你的談判目標的話,也還是沒意義。

甚至,你填出了一個完美的三角形,三角形也很好牽動著你的目標,但你訂的目標根本不是你想要的。終究還是沒意義

而這些東西,我們上午幾乎都發生了。這時候就是顯現出腦力激盪,而且是多人腦力激盪的重要性了。

自己看自己的東西一定有盲點,如何用多元的看法去整理現在的看法適合不適合,洽當不恰當。而顯然我們這邊做得不夠好,為何一個人五分種可以搞定的東西,六個人八分鐘搞不定?


沒做到都是一場空


柏儒組長在一開始確定組員之後,就找組員們一起討論各自的談判風格是什麼,貝爾賓腳色是什麼,我覺得是個很好的舉動。

而在第一次三角形演練之後,柏儒也很認真的聚集所有人來討論一下該怎麼分工。

「可能之後的演練,如果有適合其中某些風格上場的話,就派那個人去上場。」
「我們剛剛應該 OOXX,能做得更好。應該在 XX 之後就該開始精簡我們的想法。」

而在下午寒戰演練的時候,我們也招開了一些作戰會議。

但這些...真的帶來了什麼效果嗎?

前面說的演練,似乎後來不是這麼做的;我們預期的分工好像也沒有確實做好;寒戰戰術拿到分數也似乎跟戰術無關,那到底我們在瞎忙什麼?想大搖幾分鐘前的自己的肩膀說,你到底在搞什麼?

前面柏儒說過「我希望的不是課後才在心得檢討,是在當下就能檢討變強!」老師也說過他希望我們上完課能立刻應用,而不是過一年過兩年才變強。

但自己的修正速度顯然離這些很遠很遠。

同學 Angela 在課後心得說「看見不足, 直面問題」是前進的第一步。

而我認為第二步是檢討問題,討論修正。第三步就是真正的去實行這些改正。

這不是就是 USELESS 的 Experienced 嗎?

如果一直處在不斷地挫敗、挫折、被打臉,沒有把這些東西累積成你的經驗,化成你的養分。那除了臉腫脖子痛之外,並無法成為更好的人。


沒提到但存在的貝爾賓團隊


回到上面的問題,為什麼會沒能做到預期的計畫呢?現在回想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分工不明確啊!我們真的有好好應用到團隊中的每個人嗎?

也許之前組員有特別習慣擔任的團隊角色,但更重要的是現在這個團隊需要什麼角色,而誰能來補位這些角色?怎麼去激勵團隊、凝聚團隊、分配工作很重要。

在當天課程最後,有一大一小的演練,雖然 USELESS 要用,但三角形沒有出現在我們的思考模式之中,且除了上場的組員之外,我們其他人似乎也沒有很明確的分工跟職責。最後表現崩盤可能也不太意外。

我們學了這麼多東西,卻沒有拿出來用,到底是在學什麼?

如果令狐沖學完獨孤九劍,面對五嶽劍派來犯卻還只用華山劍法,風清揚會不會氣得出來自己劈了令狐沖?

知道不夠,要想到。
想到不夠,要做到。
做到不夠,要做好。
而且要一次次更好。


延伸閱讀:


Alex Cheng: 關於練習、關於課程、也關於學習的心態 ── 設計出一個新課程之後的五味雜陳
《一談就贏》思維八班:你的付出決定你的收穫
MTa 工作坊:不斷超越昨天的自己
《一談就贏》進階六班:那些沒殺死你的還會回來找你